酿酒23年的吴向东看到了勃艮第白葡萄酒的未来

勃艮第是世界各地酿酒师的圣地。 这个产区的一些“偏执”影响了吴向东这个做了23年葡萄酒的行业领军人物,也让他看到了葡萄酒行业未来的一些趋势。 今年春甜节期间,金东集团董事长、华致酒业董事长吴向东以《预见未来》为题,分享了他对未来葡萄酒行业三大趋势的判断。

波尔多勃艮第还有什么酒庄_勃艮第波尔多左岸吗_勃艮第左岸五大名庄/

不管你是谁,一定要静下心来,专注品质

如果说目前勃艮第和波尔多产区,哪一个影响力最大、知名度最高呢? 普遍的答案是波尔多。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波尔多是世界上最著名酒庄最多的葡萄酒产区,但现在世界上最昂贵的葡萄酒却来自勃艮第地区。 吴向东说,“在很多人心目中,勃艮第地区是葡萄酒爱好者的终极目的地。”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质疑,为什么呢? 为什么?

吴向东还分享了一个故事:有一个投资大佬,管理着千亿美元。 他想去参观法国勃艮第最古老的葡萄园之一罗曼尼康帝酒庄。 他请了很多人联系酒庄。 但其他各方均表示不接受访问。

最后,他找到吴向东,通过全球葡萄酒大师艾伦·格里菲斯联系酒庄,但仍被对方拒绝。 勃艮第人常说:“只要你喜欢我的酒,我就会把我的酒酿好,你不用来我的酒庄……”

另一个现实的数据是,勃艮第的葡萄酒出口量目前已跻身世界前列。 每瓶葡萄酒的出口价格约为27美元,而波尔多每瓶的出口价格仅为7美元。 勃艮第葡萄酒的需求量就像现在的茅台酒一样。 一瓶难求,每年保持10%-20%的增长率。

勃艮第产区的“勤奋”告诉我们一个永恒的真理:无论是谁,都必须静下心来,专注品质。

勃艮第产区现在呈“紫红色”,但非常正宗。 这里的很多人都是地道的农民。 他们经常去田间打理葡萄园,专注于葡萄种植和酿酒; 而对于波尔多人来说,他经常西装革履出现在各大豪华酒店,致力于推广自己的葡萄酒品牌。

“一个注重品牌建设,一个注重种植葡萄,最后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在吴向东眼中,我们很多酒庄其实“很波尔多”,“很少勃艮第”,大家都热衷于肤浅的“西装革履”,都热衷于营销,都在聘请专业咨询公司“包”,而不是把更多的精力花在酿造最本质的事情上。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守品质”,才是传播品牌最好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金六福·一坛好酒》发布会上,吴向东都会自豪地展示“496老酒” “配方”——4年的基础老酒、9年的风味老酒、6个月以上的瓶藏。这是一款好酒自始至终的核心。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款好酒一经推出,已售出50万箱,2018年市场销量猛增10倍以上。

品质定位是一款好酒最大的定位。 坚定不移地坚持“老酒战略”,金东集团旗下13家酒庄储备老酒8万多升,力求将“品质高、价格实惠”的中高价位白酒品牌带入百姓餐桌。

吴向东的判断与云酒头条文章《五年后重温王国春:谈褚时健、五粮液重组往事、川酒破局之道》中王国春的观点不谋而合。

王国春认为,酿酒的核心问题是把事情做好。 采访中,王国春讲得最多的不是全能的战略战术,而是最简单的产品、品质和工艺。

行业新常态下,产品、价格、品牌、渠道的竞争空前激烈。 尽管这几年葡萄酒行业经历了关于“工匠精神”的热烈讨论,但真正坚守工匠精神并不容易。 所以说,世界上最好的酒只能是纯净的、牢不可破的。

那些存活了数百年的公司往往是在葡萄酒行业。

“当你观察那些存活了数百年的公司时,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而且他们往往从事葡萄酒行业。”

吴向东最近在朋友圈分享了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这句话,这也成为他选择这个行业并爱上这个行业的有力注脚。

在吴向东看来,未来烈酒仍将是王道。 未来,在酒类行业,市值百亿、千亿、万亿的企业大多是烈酒企业,如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汾酒、保乐力加等。

中国有几千年的饮食文化和酒文化。 中国白酒一直是中餐的最佳选择,也是中餐的最佳拍档——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都有这样的基因和味觉记忆。 因此,白酒一直占据着餐饮消费者的主要市场。

“我们中国的饭局里,如果没有酒,饭菜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 熟悉中式宴请的吴向东自然深有体会。 在中国的餐桌文化中,不喝酒是很尴尬的事,而酒却是救命稻草。 一顿饭之所以能持续三四个小时,都是因为喝了白酒。

我国酒类流通市场巨大,但行业集中度很低。 “散、乱、小”、运行效率低下的问题十分突出。 酒类零售终端一体化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世界各国名酒相互渗透,各国名酒涌入中国,中国名酒走向世界。 在吴向东眼中,刚刚上市的华致酒店也想做“百年老店”。

白酒裂变成“四大阵营”

白酒行业未来发展格局如何? 中小企业的发展空间在哪里?

这些问题的答案,吴向东在金东集团已经反复“演练”过。 在吴向东的“沙盘”上,中国白酒的阵容分为四类:一二线名酒、地方名酒、老酒、入门级白酒。

吴向东认为,顶级名酒茅台、五粮液的销售额很快就会突破千亿,竞争格局已经尘埃落定,不会有大的变化。 未来二线名酒之间的竞争将非常激烈,超过100亿元是其进入全国市场的起步条件。 打造本土名酒,必须寻求差异化发展,形成“独特风格+场景+更好体验”。

以金东集团旗下的山东金源春酒厂为例。 这家酒业公司可以在三个县销售5亿元。 它做得很好。 它发展的背后是更小的面积和更独特的产品; 丽都酒业生产的“丽都高粱1955”也是代表之一。 这款“丑丑”轻瓶酒零售价可达780元,单品销售额超亿元。 它依赖于更高的质量和更独特的产品以及更小的面积。

一二线名酒和地方名酒是我们当前行业普遍存在的“两大阵营”。 在吴向东的规划中,老酒和入门级白酒将成为新的“两大阵营”。

吴向东的判断是,随着人们对酒的储存意识越来越强,未来将会有更多的酒被储存并使用成为老酒。 因此,老酒市场潜力巨大。

对于入门级白酒,第一类是低收入消费者,他们总是关心价格; 第二类是新一代。 年轻人刚开始喝白酒时,并不知道什么是好酒。 只要品牌好玩、有趣,他们就愿意买单。

对于“四大阵营”,吴向东认为,大家的机会都在“最后两个阵营”:因为一线名酒是茅台、五粮液,二线名酒肯定有百亿的门槛,每个人都可以酿造当地的名酒和老酒。 任何人都可以酿造入门级酒。 然而,消费者最终会选择方便、便宜或“有趣”的品牌。

今年3月成都春糖节期间,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主办的中国白酒行业民营经济大会上,吴向东表示,“民营企业一定要仰天、尊重法律、坚守底线”。工作精神,与时俱进。 有了创新精神,民营经济就会越来越好。”

吴向东说的是民营经济,但实际上是基于现在的葡萄酒经济。 葡萄酒行业不缺营销手段和创新理念,但缺少的是对产品的极致追求。 “有一天我能不能脱掉西装,亲自给大家泡一杯酒?如果你能把这杯酒喝得这么好,我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