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高低在酒评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葡萄酒博览会、赛酒会以及酒评人、专业杂志或机构等,对葡萄酒评级打分,对消费者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因为他们的评级打分很灵活,很多人对此也很认可。
没落的展览和赛酒
说到葡萄酒博览会,不得不惊叹它如今的发展形势。如果将全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博览会加起来,虽然不敢肯定-一年365天每天都有,但至少每半个月有-饮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这么多数量的博览会对于葡萄酒的作用似乎远远没有1855年的那次万国博览会大。可以说,自那之后的葡萄酒博览会对葡萄酒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推动作用;而如今葡萄酒展览会的主要作用是促进葡萄酒生产者和酒商之间的交易。
有趣的是,在每次葡萄酒展览会上也会有葡萄酒评比,一般也是盲评。虽然已经有名的酒庄或者酒厂很少来参加葡萄酒评比,大多都是没有名气的酒庄喜欢参加展览会,但这种评比往往能选出优质酒新秀。
葡萄酒赛事的名目尽管繁多,但名酒庄、名酒们一般都不来参加,无名的酒往往积极性很高,想借此拿个大奖,以抬身价。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因为有名的酒不需要再通过葡萄酒评比来彰显自己,万一自己比不过“无名小辈”,对自己是个损失,这样的事情在葡萄酒历史上就曾发生过。
去年,笔者参加过一次智利伊拉苏(Erra zuriz)酒厂举办的盲评比赛,是用自己的四款酒2008年的KAI,2007年CHADWICK、LA CUMBRE、DON MAXIMIANO与法国2007年份的木桐、玛歌、拉菲、拉图相比。当时参加盲评的人有知名酿洒师、葡萄酒进口商和消费者共50人,评选结果是伊拉苏的KAI名列第一,第二是木桐庄,第三是CHADWICK。
由于要写关于智利葡萄酒的书,笔者曾经晶尝过很多智利的葡萄酒,所以不谦虚地说,我闭着眼睛、只要闻闻就知道哪款是智利酒。在盲评时,笔者就已经知道哪款是伊拉苏的酒了。不过,对我来说,波尔多的名酒俊美,智利的名酒壮美,各美其美吧!
排除明星效应
对于购买者而言,葡萄酒界的赛事还是有意义的,因为大家通过盲评选出来的酒应该是自己喜欢的,排除了名声的诱导作用。如我个人觉得2007年的玛歌实在不怎样,我给分绝对不会超过90分,而这次伊拉苏的酒我会打911分以上。然而,一瓶玛歌要几千元,而没那么出名的伊拉苏酒多数不过几百元的身价。
博览会和赛酒会上的葡萄酒评比都会给胜出者颁发奖章,比如说金奖、银奖、铜奖,这些奖状和奖章一般会被挂在酒厂的墙上,有的则做成小标贴在酒标上。当然,这种得奖不会像国内的某个酒厂那样,得过·饮金奖,酒名就直接用佥奖命名。这如同某人祖上谁得过世界冠军,那在他看来自家世世代代都是世界冠军,其实,这种做法对消费者是一种欺骗。
现在,葡萄酒世界更流行专业品尝会。这里一般不是盲评,这种品酒会主要是为了让酒评人、记者、酿酒方面的专业人士、酒商等了解不同年份各个酒厂葡萄酒的品质而举办的,这对专业人士了解某年酒的晶质如何无疑足很好的途径。
去年笔者参加的德国VDP葡萄酒品尝会就是如此。现场有上千款葡萄酒,如果我想品尝哪家的葡萄酒,只要在品尝单上写上这家酒厂的号码让侍酒师看见,他们就会拿着这家酒厂的酒过来倒给我品尝,这对我很有帮助。因为酒评入是不可能每年都去访问那么多酒厂的,而他只要去参加这种品尝会,就会对这些酒厂新年份的葡萄酒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相对于葡萄酒展览会、葡萄酒评比,知名的酒评家或者酒评入的评论可能会对公众的影响更大,有的甚至能影响酒厂酿造什么样风格的酒。
通俗地说,酒评家的角色就是葡萄酒的裁判,而酒评家之所以有这样强大的影响力,是因为他们不能是酒厂的人也不能是酒商,是站在第三方的立场,独立、客观地做专业评判,所以得到了很多葡萄酒购买者的认同。
谁在左右葡萄酒
然而,做一位酒评家是很不容易的,除了自身要具备敏锐的感官和清晰明确的表达能力外,最重要的是要有客观、独立的立场,不能经营葡萄酒生意,还要参加过无数次的品尝活动,有几万款酒的品尝经验和数十年以上的从业经验,有数本专业著作,这样才敢称酒评家,而自谦者一般称酒评人。
如今的评酒明星,要算是美国的罗伯特·帕克(RobertParker)、英国的杰西斯·罗宾森(Jancis Robinson);而专业评酒刊物则有帕克首创了百分评酒制,这是一种最直接且一目了然的方法;而且他的独立客观、非凡的品尝能力(据说其父光凭鼻子就能闻出狗的品种).以及超乎想像的勤奋,让很多评酒人非常钦佩。他从来都是花钱买酒,不接受招待,极力避免利益冲突,和酒庄或卖酒行业划分得很清楚,据说,他每天都要品尝30多款酒。虽然喝酒是享受,然而品酒是件非常辛苦的工作,特别是每天都要品尝实非易事。但不是世界上所有的酒都由他一个人品尝,而是他和他的团队分工品尝不同产区的酒,然后给酒打分、出书。
说到底,帕克影响力如此大跟他是位美国入和美国市场的强大以及美国尊重有能力的个人不无关系。如果帕克出生在中国,他是不可能有这么大影响力的,因为中国不是一个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国家,而美国则恰恰相反。你看美国的那些中的英雄人物,往往一个入来拯救世界,就知道美国人的倾向了。
数百年来,法国人引以为傲的葡萄酒文化竟受一个美国人左右,实在不是滋味。因此,在旧世界反对他的声浪也不小。如勃艮第的葡萄酒大多是单一葡萄品种酿造,但能产生细微而复杂多变的口味,只有最好的美食家才懂得厨师用一种材料烹出多种口感的自然甜美。所以酒神帕克对勃艮第的评论也受到专家的质疑,英国作家Andrew Barr说帕克对勃艮第的评价不可靠,另一位勃艮第专家Anthony ldanson说帕克不懂勃艮第。
幸而帕克不太懂,他所评的勃艮第还没有受到全世界人的追捧,我们还可以追寻一些物超所值或喝得起的勃艮第佳酿。尽管如此,帕克的影响力还是无法动摇,至今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够取代他葡萄酒教父地位的酒评人。不管孰是孰非,帕克和他的团队对世界各地的酒都有评论,且不论评分是不是被认同,但最起码对消费者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英国虽然不生产葡萄酒(现有少数酒庄试种),但以其高度挑剔的传统,培养了无数知名酒评家。如杰西斯·罗宾森,世界第一位女性葡萄酒大师,在品评葡萄酒的世界里,人们除了听帕克怎么说,也要看看这位杰出女性的评论。
另外.代表了葡萄酒品尝界最高荣誉的葡萄酒大师( Masterof- Wine.简称MW)也是由英国的专业机构Wine of SpiritEducation Trust (WSET)评定并授权的。目前全世界拥有MW头衔的只有300人,而英国创办的《品醇客》,也因文章水平及影响力极高,洒庄庄主都以获得其推荐为荣。